第503章 有鱼上钩了(1 / 2)

艾米丽突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林克起初时也没有在意,依旧在享受着艾米丽的膝枕——刚刚艾米丽的按摩外加鼻头时有时无的淡雅香气已经几乎快要将他催入梦乡了。

一直到艾米丽皱着眉捏住他鼻子后,林克这才睁开了双眼。

“林克,你有没有感觉这段时间有些不太对劲?”

林克当然知道艾米丽这是在指什么,他又重新闭上了眼睛道

“清闲一些难道不好吗?”

艾米丽不满的又捏住了林克的鼻子道

“就是因为太清闲了所以才不对劲!”

林克无奈的看向艾米丽,而见林克终于正经起来了的艾米丽这才掰着手指继续说道

“你看啊,这段时间ohl工厂运行的很好,da军的集会一周一周召开的都很圆满,教授们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甚至就连乌姆里奇那边最近也安静的厉害,根本没有再搞事。

额,当然,我不是说没事非得盼望出点什么事才好。

我只是……只是感觉这有点平静的太不对头了。”

林克轻轻点了点头,一脸平静的说道

“乌姆里奇为什么没有搞事我的确是不太清楚,但霍格沃茨其他地方之所以表现的这么平静,完全是邓布利多回来了的缘故。”

“就算是邓布利多回来了也……什么!?”艾米丽说到一半突然注意了过来,放低了音量继续道,“你说邓布利多回霍格沃茨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林克撇了撇嘴道

“具体日期没人清楚,不过根据时间推测应该就是在圣诞节假期结束后不久。”

艾米丽小心的布置了一个屏蔽咒,确保远处的纽兰和司格芬观察不到这边的情况后才说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的?明明这消息包括我在内,霍格沃茨的大多数人都不清楚啊!”

这时候的艾米丽看起来明显有些激动和兴奋。

她话音刚落还不等林克回答便连连摆手道

“等等,让我猜一下……是斯内普教授吧?他不是一直在向我们传递情报吗?上次有关于食死徒们正在对阿兹卡班下手的情况也是他跟我们说的,所以这次应该也不会例外吧?”

听艾米丽提起了斯内普,林克的情绪变得低落了一些。

他摇了摇头道

“不是斯内普教授,而是海格。”

“海格?”

“没错,就是海格。你难道没有听说吗?乌姆里奇对海格有关于私自带巨人进入禁林,企图袭击霍格沃茨的罪名已经全部被推翻了。目前海格仅仅只是受了一个留校察看的处罚,根本就没有经受过魔法部的审查。我自然是不会去帮他说情的,那么整个嘤国谁还有这么大的权力,并且还愿意帮海格脱罪也就很明显了吧?”

林克解释道,“当然,这些原本只是我的猜测。但当我以海格恩人的身份带了瓶火焰威士忌去看望过他之后,邓布利多已经回归的这件事就彻底坐实了。

你也是知道的,海格这家伙一旦喝了酒,那嘴巴就变成了和筛子一样的东西,根本就藏不住事情。”

艾米丽的脸色有些苍白,她咬着手指说道

“这不应该的啊!林克,你说这个消息有没有可能是假的?

邓布利多如果真的回来了的话,斯内普教授肯定是会知道的。

那既然他都已经知道了,那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们呢?”

闻言林克陷入了沉默。

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艾米丽才好。

其实在上次斯内普向他泄露了阿兹卡班的情况之后,他也一度觉得斯内普是准备加入他们的阵营当中了。

这让林克开心了好一阵子。

都这么多年的师生情谊了,如果可能的话林克还是不想对斯内普使用强迫的手段。

毕竟强扭的瓜也解渴,但终究还是不甜的。

但当林克经过了这段时间的思考过后,这才发现斯内普其实并没有出现任何改变,依旧是那个沉浸在初恋当中走不出来的老偏执狂!

他交出的那份有关于阿兹卡班的情报也没有任何价值。

因为那时候伏地魔和食死徒对阿兹卡班的侵入已经达到了一个就算林克介入也几乎无法逆转的阶段。

也正是因为他清楚林克就算知道了情报也没办法影响他在食死徒当中的地位,这才会这么轻易的将情报交给林克的。

其实从这样的举动里林克就能大致看得出来。

在斯内普心里自己和艾米丽并没有那么重要。

至少也没有哈利·波特重要。

这个残酷的真相林克并不打算告诉艾米丽。

和林克不同,艾米丽是真的很喜欢斯内普这个老师,甚至是在用对待父亲的态度在对待斯内普。

林克没办法想象艾米丽得知真相后会伤心到何种地步。

只是以艾米丽的聪明才智,又怎么会什么都发现不了呢?

光是看着林克沉默不语的模样,艾米丽就隐约猜测到了些什么。

她的呼吸一下子就变得粗重了起来,双手与林克紧紧牵在了一起,两人沉默良久后,艾米丽这才率先转移了话题,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那你说,邓布利多他,他为什么要隐瞒自己已经回来了的消息呢?

这完全是说不通的,他可是邓布利多。”

林克有些心疼的抱住了艾米丽,直接解释道

“他这是想制造出一种自己长时间不在霍格沃茨的假象,好引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出来。

硬要来形容的话,他这种行为就好像是在钓鱼。

故意放下一块鱼饵,然后就保持安静。

如果真的有鱼上钩,他就会用尽全力把对方掉上岸,最后带回家吃掉。”

“恐怕我们也是他想钓上岸的目标吧?”

艾米丽冷冷的说道。

闻言林克轻轻一笑道

“他当然想钓我们上来,不过我们这条鱼是不会上钩的。

要知道,我们最近可是老实的很。

一条处于静默状态,彻底沉到了湖底的鱼,你单凭一柄鱼竿怎么可能钓的上来呢?”

艾米丽终于是稍稍松了口气,不过脸上的表情依旧不是很好看。

林克见状起身道

“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回ohl工厂休息了。

这也是为了纽兰和司格芬好,有我们两个在这里,他们估计都没心思读书了。”

艾米丽最初听时还有些害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