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母女情分”(1 / 2)

雍雪 钟爱浅色 2538 字 3个月前

佳雪抬眼偷瞄,正看到太后那慈祥如润玉般,笑眯眯眼睛瞧着他们说:

“廉儿、雍王妃快起来吧!来人赐座。”说完示意下人赐座。

“雍王妃、来!到母后这来,让母后好好瞧瞧!”

“我吗?···哦!”

佳雪本能的望向欧阳雍廉,谁知这家伙竟然看都不看她一眼,却径直走向太后身侧的椅子上坐下。

佳雪见他没有反应,也没有任何提示,她也没想到,和太后刚一见面,就来个零距离接触。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佳雪立刻换上迷人的佳式微笑,疾步上前来到太后身边,太后见楚碧媛来到自己身旁,忙上前手拉着她的手,左看右看道:

“哎哟哟,大伙瞧瞧,这多俊俏个孩子呀!这讨人喜的模样,和廉儿极为般配。怪不得廉儿把你藏着掖着,生怕别人把你这俊模样给瞧了去。”

“廉儿!你说,这样的可人儿,你一直藏着掖着的,不恳带她来见母后,是怕母后吃了她不成,还是说不满意母后,给你安排的这段姻缘呢?”

太后接着话峰一转,对着欧阳雍廉说的这番话,软硬兼施话中有话,不过佳雪算是听明白了,原来楚碧媛和欧阳雍廉的婚姻,竟是太后一手促成的。

“母后说笑了,母后为了儿臣的姻缘,焦心劳思,思深忧远,可谓是用心良苦,儿臣感激还来不及,怎会有不满之说。”

“能娶媛儿为妃,儿臣心中着实满意,只是前些时日,媛儿身体不适不能出门,顾没能带媛儿及时前来向母后请安,确是儿臣的不是,儿臣在此给母后赔不是了,还请母后不要与儿臣计较便好。”

欧阳雍廉听太后这么一说,立刻从椅子上起身,毕恭毕敬对太后做了个揖,向太后回话,只是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而已。

嘿!这说谎竟出口成章,都不带打草稿的,瞪着两眼说瞎话,明明心中极不情愿,强烈抵触这段婚姻,这会装的心甘情愿,满心欢喜的样子,这样装的人生不累吗?

更何况楚碧媛的“身体不适”,和她的人生结局,都是谁一手造成的,在他辣手摧花下香消玉殒,大好的青春年华就此终止。

而他欧阳雍廉说这些话时,轻描淡写却装的跟没事人一样,一脸的事不关己,看着他敢做不敢当的样子,佳雪气得她牙齿痒痒。想想都替楚碧媛感到不值,真心替她叫屈。

太后也“深知”欧阳雍廉的秉性脾气,便见好就收道:

“罢了、罢了、不管怎样,今日总算能一睹王妃的芳容,看到这么个可人儿,母后也就不责怪你了。”

“不过,母后第一眼见到王妃就喜欢的紧,往后你可要让王妃经常来陪陪我这个老太婆呀!”皇太后软硬兼施。

“这···!”欧阳雍廉抬眼,看向母后和她身边发愣的佳雪一眼道:“一切愿听从母后安排”。

这时的佳雪夹在两人中间,感觉浑身撩热无比,无从插话,又不敢轻举妄动!唯一能做的,就是挤出无可奈何的微笑。

心里想管它呢?既来之则安之,如果以后想过好日子,看来要先讨好这个所谓的“母后”才行,这哄人逗人开心的戏码,可是她的拿手好戏呢!

老爸老妈和太婆他们,那个不知道她佳雪撒娇哄人的本领。只是一想到这些,佳雪心中禁不住有些黯然神伤。

“雍王妃,母后日后直接叫你媛儿可好,叫王妃未免太外气?”

皇太后看到楚碧媛,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话,以为她对此不满意?

“王妃,母后与你说话,怎能不与理睬,这可是大不敬!”